呦呦

读书与生活,看文与吐槽

有个情节,不能算吐槽吧,自己的一点看法。

一般是负责教育小孩的人,没有血缘关系,第一次要打小孩,小孩觉得不能接受,就把人气走了,后来很后悔,又把人追了回来,开始了天天挨打的美好人生。

我就是觉得吧,如果我是打人的那个,你叫我走我就走?不把你收拾服帖了我都不姓呦!

(哦,好像我本来就不姓呦)

这个情节大概出现在我的第五篇文吧,最近梗真的好多。

今天上口语课,老师问我早上干了什么,我说写小说,然后用蹩脚的英语跟她介绍了小说的内容,笑死。

It's so sweet tonight.(狗头)

关于赎罪心理

我又来吐槽啦!


昨晚睡觉突然想到赎罪心理也是圈文常见梗,大概就是A做了某些非常对不起B的事情,于是到B身边,任打任骂,只要B高兴或者原谅自己就好。

别说没看过这种梗!感觉满大街都是!

本人秉持的想法是什么梗都可以写,但是一定要把握度,这种赎罪心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犯错人的良知,但是一不小心,这种良知就会显得很,傻逼。

我觉得,能够有比较强烈的赎罪心理,说明这个人已经有比较理性的认知了,那么为了保持人物性格的一致和连贯,这个理性的人大概率不会做出让人觉得非常无法理解的事,所以鄙人认为,这种赎罪心理不宜过度。

什么样的是过度呢?

比如说,我愿意用我一辈子的痛苦来换您一生的幸福。换你妹啊,人生是不能交换的,你痛苦一辈子,对方就未必快乐了啊,搞不好还加重人家的负罪感,所以每次看到这种,我就觉得,宝宝不哭,站起来撸,有病治病,大义凛然很帅,但有一个正常的脑子更帅。

再比如说,除非您原谅我,否则我就不停止自我惩罚和折磨。真的,别道德绑架别人了,要是我,哦那你慢慢自我折磨好了,滚远一点。

我有时候甚至想,是不是因为本人比较没有良心,所以才不太能理解这种奇奇怪怪的心理。其实这种心理也可以出现,但是,它们不应该是一个理性的人所拥有的想法,我觉得可以写成心理扭曲的人啊,或者是过分感性、心理成长不足的人都行,你不能让一个人物时而有脑子,时而没脑子。


其实这里涉及到人物塑造的问题,一个人当然可以有多面,也就是那个谁谁谁说的圆形人物(我忘记是谁谁谁了),但是圆形人物不代表这个人是人格分裂,它的行为依然是能够找到充分的理由的。

我又造口业了,呸呸呸!

装模作样的自我介绍

@鹿路璐露陆 

鹿路璐露陆:

1、我叫呦呦,呦呦鹿鸣,呦呦是鹿的叫声;


2、从来不be,也从来不坑,虽然写得烂,但是会认真对待,我的老读者知道;


3、为了保证文字的完整性和独立性,会把文字全部呈现出来,不会放在彩蛋里,但是如果有小可爱给我的亲儿子们投喂粮票,我会很高兴,感谢大家;


4、更文节奏只受自己控制,在一篇文的更新周期内,日更或者隔日更,有特殊情况长时间不更会提前说明,不会用心心或者评论数量作为更文的交换,但是同样,如果有心心和评论,我会很高兴,感谢大家;


5、记性很好,会记得常来的读者,只要ID不换,我就不会忘,如果ID换了,可以跟我说,我的老读者也知道;


6、珍惜我的每一位读者,每一条评论都会回复,如果我没有回复,那可能是我瞎了,请给瞎子一点包容;


7、感谢每一位参与故事的读者,你们是我的天使;


8、缘来缘去,知道缘分不能强求,如果缘分到了,希望你们以后有更好的阅读体验,一切顺利;


9、虽然我知道很多事情都是缘分,但是,是会伤心的,伤心完了,还是会继续写的;


10、冲!

还有小可爱不知道我的新ID吗?(前提是想知道)

读陶渊明《神释》

大钧无私力,万理自森著。

人为三才中,岂不以我故。
与君虽异物,生而相依附。
结托既喜同,安得不相语。
三皇大圣人,今复在何处?
彭祖爱永年,欲留不得住。
老少同一死,贤愚无复数。
日醉或能忘,将非促龄具?
立善常所欣,谁当为汝誉?
甚念伤吾生,正宜委运去。
纵浪大化中,不喜亦不惧。
应尽便须尽,无复独多虑。


非常喜欢靖节先生的口水话。(不是)


陶渊明似乎是个很叛逆的诗人,人家看不起种田的,他便喜欢种田;人家想尽办法长生,他却不怕死,实在很有意思。所以有的时候,一个真正有思想有个性的人反而是很平和的,因为内心足够充实而不需要虚张任何声势。


陶渊明的《形影神》三首阐释了他的生死观,《神释》是最后一首。陶渊明的大白话使得他的诗歌非常好懂,几乎不必任何翻译就可以知道他在写什么。但是,大道至简嘛,越简单的语言未必越好懂,之前 @为1 推荐我看的直播,有位老师(我忘记是哪位老师了)说诗歌是一种元语言,是一种即使在母语里也需要翻译的语言。我想,陶渊明的诗歌语言就是这样的元语言,它不需要字句上的翻译,但却需要心灵的转译。


陶渊明诗歌的语言,言说于精神的层面。


这首诗歌非常简单,大概就是说不管什么人,最后都是要死的呀!所以呢,我们就不要想太多了,安心死一死就好啦!好的,是废话。


英国作家劳伦斯认为,工业社会虽然使人们的生活更加富裕和便利,但是它无法解决人类的终极关怀问题。也就是说,虽然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,但我们还是不知道我们是谁,从哪里来,往哪里去,来这世上走一遭有个屁用。当然,这些问题都非常抽象,但是没有这些问题作为指导,那人类跟动物可能也没有太大区别。而我想,陶渊明为我们解决的,恰恰是人类的终极关怀问题。


他说,不要怕生,也不要怕死。


看穿生死的本质,所有的一切也都淡了。


我常常跟我的朋友说,要有开阔的眼界和宽广的胸怀,我见过一些从小生活极度富裕的小孩(家里真有矿),但是并不是他们当中的所有人都有所谓的眼界和胸怀,因为这些东西未必是依靠物质的多样化实现的,而是依赖于敏锐的感受和厚重的经验积累(包括生活和知识,或许还有其他)。我始终相信,只要心够大,所有的事情都是屁事,看看陶渊明,生啊死啊都是不必在意,还有什么好值得一天到晚哭唧唧的,对不对?放到现在,还内卷个屁!

(我有时候觉得不良内卷就是因为我们把一些外在的东西看得太重了。)


经常读陶渊明,有助于安心躺平。



pwd=DCpD


应该知道我在干嘛吧?看把孩子给逼的